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六十一章 真名实姓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7:35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六十一章 真名实姓

埃尔苏醒过来的第一个反应是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浓烈的草药气味塞满了他的鼻孔,让他感到嗓子眼儿里一阵恶心。【首发】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躺在沐浴的木桶里面,整个身体都被浸泡在黑褐色散发着浓烈刺鼻味道的草药汁液里面,也许是有人不断添加的缘故,水温依然滚烫。

晃了晃脑袋将耳朵里的药汁倾倒出来,埃尔脑袋里关于昨天晚上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和蒂雅娜当然没有胆量拒绝一位准剑圣的邀请,只能收起爪牙尽量表现出谦卑的姿态。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位大小姐竟然看上去非常好说话的样子,不仅在半夜里唤醒自己城堡里的仆从为两个人服务,还亲自给埃尔熬煮了疗伤的草药汁液。具她自己说是北风家族秘传的疗伤配方,真假姑且不论,但在疗伤方面的作用确实是立竿见影。

滚烫的药水很快就让埃尔的肌肉松懈下来,让他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一夜过去,窗外透过清晨的微光,还能听到杜鹃鸟的鸣叫。埃尔在这一夜里没有做梦,但是却感觉精神和身体都完全恢复了过来,不仅如此,他还隐隐感觉到在这种药水的刺激之下,自己的身体各项素质都出现了微弱的提升。

虽然这种提升十分微弱,但是埃尔却忍不住羡慕嫉妒起来,只是泡了一次澡就能强化身体,那位大小姐从小到大不知道泡了多少年的药水,身体的素质可想而知。

埃尔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已经没有大碍,便迫不及待地跳出木桶,他从旁边的架子上上拽下一条毛巾胡乱擦了擦身体,抬起头就看到一套干净整洁的新衣物摆放在门口。

那套衣服虽然看起来只是一套普通的便装,但也是属于贵族的服饰,在穿戴方面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讲究。衣服的尺寸虽然对埃尔来说正好合适,但他以前可没穿过这种档次的衣物。经过长达十分钟的努力之后,埃尔终于放弃了胸前系不上的衣扣,直接露出作为内衣的紧身小背心和健壮的肌肉曲线。他伸出手向头顶上一招,小兰伽从房顶的横梁上飞扑下来,顺着他的手臂钻进了埃尔背后的领口,用四条下肢固定住埃尔的肋下,然后整个身体都开始扁平化,逐渐收缩到外表看不出异常的程度。

埃尔推开门,看到门外是一条两端看不到头尾的走廊。昨天晚上过来的时候他眼睛里都是污血,再加上灯火昏暗,黑漆漆的什么都没看清楚。这会儿在白天里才注意到,这座走廊里的两侧墙壁上都挂着华丽的画毯,在画毯上地描绘着各种色彩鲜明的战斗场面,而其中必然有一方手上紧握着宝剑。

他听到一声尖叫,然后是木盆摔落在地上的声音。埃尔回过头,看到一名小女仆神色慌乱地蹲到地上,笨拙地想要抓住在地上滴溜溜乱转的木盆。

“啊,原来您已经醒过来了!”感觉到埃尔的视线,小女仆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抛弃掉木盆,站起身咳嗽一声,扯起裙角低头说道:“小姐吩咐过,如果您醒过来已无大碍的话,就由我带您去见她。”

“没有问题,那些草药真的很有效,我现在完全恢复过来了,必须亲自向小姐表示一下谢意。”埃尔活动了一下手臂对小女仆笑道:“这套衣服是您为我准备的吗?真是非常合身,只可惜我这个粗人不太会穿。我还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呢?”

“啊……那个……我只是小姐的女仆,您叫我琪琪就好。”听到埃尔说起衣服的事情,小女仆的脸色更加红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冲着埃尔点了点头就转过身去,看起来似乎是个非常害羞的小姑娘。

“琪琪小姐,不知道昨天晚上和我一起过来的那位同伴现在何处?”埃尔跟在琪琪身后,等到她看起来稍微冷静了一些的时候又忍不住问道。

“您说的是兰斯塔特小姐吧,她现在正和小姐一起共进早餐。那位小姐身上的擦伤并不严重,至于精神力透支的问题,在休息之后也得到了恢复。剑堡虽然没有魔法师,但是小姐已经请来了卢德恩神殿的大祭司专门为二位检查身体。”说道这些东西的时候,小女仆立刻变得话多起来,看上去相当专业的样子。

“是这样啊,受到这样体贴周到的招待,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埃尔半眯起眼睛,随口敷衍道。虽然这个小女仆看起来柔弱又胆小,但是从她的口气里就能听的出来,这小姑娘在城堡里的地位绝对不低。如果不是那位小姐的贴身女仆,怎么可能表现出这种专业素质?像她这样对各种安排如数家珍的样子

,至少也是管家级别的角色。

当然这个小女仆的实际身份并不是埃尔需要关心的问题,真正吸引起他注意力的是刚才小女仆脱口而出的一个关键词卢德恩神殿?

以剑术闻名于世的剑堡竟然选择了财富之神的庇护,这听起来似乎像一个笑话。不过要考虑到剑堡出产的宝石属于奢侈品,而且奥克兰特王国北方整体上都处于神恩稀缺的情况下,建立卢德恩神殿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埃尔对于卢德恩神殿的情况所知甚少,但这个教派之所以让他印象深刻,是因为在伊斯塔伦的时候,那位神秘的暗月教会少女雪莉,单枪匹马地将整个卢德恩神殿付之一炬。后来雪莉继续清缴诅咒教徒奸细的时候,他跟在后面才知道了一点内情。

“这可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凑到一起了啊。”埃尔心里面转着念头,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啊呀,对了,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差一点忘记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如何称呼那位小姐呢!”

“诶?”小女仆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脚步,疑惑地回过头问道:“难道您不知道小姐是谁?”

“我知道你家小姐是谁,但是可不知道她的名字啊。”埃尔苦笑着说:“一会儿见了面,我总不能叫她剑堡小姐,或者北风小姐什么的吧?”

“啊……啊啊?小姐就是小姐啊……不对,老爷说过小姐的名讳不能向外透露,不不不,也不对……”琪琪摇了摇脑袋,有些迷糊而又苦恼地自言自语了半天,回过神来认真地对埃尔问道:“埃尔先生,请问你懂精灵语吗?”

“啥?精灵语?”埃尔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地说道:“抱歉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就连人类通用语的文字都认不全,您跟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小女仆脸上顿时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然后恢复笑容对埃尔说道:“应该是我说抱歉才对,因为小姐的名字有着特别的忌讳,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也请您不要在外面传扬。如果您要和小姐交谈的话,请称呼她为黛安娜小姐,这样就没问题了。”

“蒂雅娜?”埃尔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突然发现这个名字特别耳熟,听上去好像跟自己家那位舞光之蛇小姐差不多的样子,结果他一顺嘴立刻就念歪了。

“是有区别的,请您看我的口型。”小女仆相当认真的放慢速度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埃尔听得很清楚,那个名字实际上有七个不同的音阶,但是连在一起听起来就和蒂雅娜差不多,如果换做听力不那么敏锐的人,或许根本不会发现这其中的差别。

“呃……恕我直言,这名字其实很普通的吧,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典故吗?”埃尔一脸茫然地问道,于是看到小女仆更加放松的表情。他在心里忍不住摇了摇头,对于少女的天真表示遗憾。

虽然自己确实没什么文化,但当初在史蒂芬大师的法师塔里为了掌握符文力量而突击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高加尔语,对于语言上的细节并不是一无所知。像这种读音上的小把戏,普通人可能就算听到了也不懂,但他至少能够掌握其中的细微变化之处,回去查询人形百科全书。相信以罗拉娜的知识储备量,区区精灵语应该不在话下。

“您只要称呼小姐为黛安娜就可以了,按照通用语应该是这样读的。”也许是看到了埃尔穿衣服都驴唇不对马嘴的样子,确认他不像是个有文化的学者,琪琪也就放下了戒备心理,只是在一路上反覆地要求埃尔一定要守口如瓶。

其实她要是不强调的话,埃尔还真不会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但是小女仆这样郑重其事反而产生了欲盖弥彰的效果,成功地撩拨起了埃尔的好奇心。

剩下的路程并不遥远,剑堡本身不是一个大规模的城市,北风家族的城堡自然也显得小巧精致,只是说了几句话的功夫,琪琪就带着他来到了餐厅外,拎起裙角站到一侧,示意埃尔单独进入。

门口的女仆撩开遮挡视线的白色布幔,埃尔立刻就感觉到一双明亮的视线投到了自己的身上。(去读读om)(江苏)

常德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云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太原治疗妇科费用
常德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云南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