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宠养成师 第九十三章 缠斗小青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8:46

神宠养成师 第九十三章 缠斗小青

李大师随周明进入一间房内,里面倒是采光充足,通风性也十分优良,但卧室那边传来的声音却是让其眉头一皱。

那是一种十分诡异的蛇的吐信声,每一次听到,总能让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在这吐信声中,还夹杂着一个女子微弱的喘息声。

李大师步入卧室,一股更为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竟是有些令人犯恶心。卧室的地板上有一滩水渍,一些玉碗的碎片散落各处。

“哎呦,夫人您怎么又把药给打翻了。”老嬷嬷见状,连忙上前收拾起地上的一片狼藉。

“呵,这些药有什么用……还不如让我死了好……省的一日复一日的折磨。”一旁的床上,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却是轻得稍微不注意便听不清楚。

李晋循声看去,终于发现那床上还躺着个枯瘦如柴的女人。她面如枯槁,眼窝深陷,重重地眼袋尤为显眼。而在她的身边,一条浑身青色的蛇类魂宠正盘着身子,匍匐在床,显得一点儿精神都没有,便是那碧森蚺小青了。

“莲儿――”周明颤颤巍巍地坐在了床沿,轻声道,“你会没事的,小青也会没事的,你放心,我会想办法……”

肖莲伸出一只只剩皮包骨头的手,周明连忙将其捧在手心。她看着周明,脸上艰难地扯出了一个微笑,却没有说话。

而就在这时,小青突然睁开眼睛,蛇信微吐,就如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射向了周明。

“小青不要!”肖莲发现了小青的异样,连忙呼道。

一道红芒闪过,一条赤蛇凭空出现,挡住了小青进攻的路线。小青却根本不闪不避,一往无前地撞上了那条赤蛇。

小青迅速地将赤蛇缠紧,用力勒着对方,仿佛是要将赤蛇勒断成几截。同时小青也张开了她的血盆大口,在赤蛇的身上四处撕咬着。

而赤蛇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只是一个劲儿地痛呼挣扎着,很快便又化作一团红色气团消失在了周明的胸口。

而小青似乎也有些累了,缓缓地爬回了原处,继续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明和肖莲看到这一幕,心中都泛起了一阵无力感。但周明身为一家之主,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安慰起自己的妻子来。

李晋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这才不动声色地走了过来。

“大师,您这是……”周明注意到了李大师的举动,正要出言相询,却被李大师用手势阻止了。

李大师走到了床边,伸出一只手向小青抓去。小青似乎感觉到了李大师的存在,立起身来,有些恍惚地戒备着那只向他伸来的大手。

“你快住手,小青会攻击你的!”肖莲见这老人的动作,连忙惊呼道。

可她话音未落,一道绿芒已经朝着李大师的手飞了过去,一口咬在了虎口之上!

“大师!”周明见小青真的咬中了李大师,也是一惊,连忙道,“小青的牙齿上是有寒毒的,快去拿解药来!”

“无妨。”李大师见小青咬住了自己,整个身子也开始沿着自己的手臂缠了上来,却是毫不为意地说道。

周明仔细观察之下,发现李大师竟然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一时有些发愣:“大师,您,您没事?”

“老夫说了无妨。”李大师淡淡道。李大师只是个乌木灵偶,体内既无血液又无经脉,怎么会惧怕蛇毒?他不再理会周明,而是仔细观察起这条碧森蚺来。

小青现在已有近两米长,已经达到了成年体型,虽她在蚺这一类中属于体型偏小的,但其攻击力却十分不俗。

李大师观察了良久,这才在小青头部往下大概一尺处发现了一片逆鳞,这便是碧森蚺成年之后的标识。

李大师不再迟疑,迅速地伸出另一只手,用力掐在了小青那处逆鳞之上。

“嘶――”

顿时,小青痛苦地剧烈挣扎起来,松开了她的血盆大口,却又立马再次咬了下去,整个蛇身也将李大师的手臂和身躯勒得咯吱作响。

“呃啊――小……小青……”肖莲感到头部一阵剧烈地疼痛,很快便晕了过去。

“莲儿!”周明睚眦欲裂,转头看向李大师。

而李大师却依旧淡淡地用他那沧桑的声音说道:“没事。尊夫人倒是可以趁此机会休息一会儿。家主,烦请你赶紧派人将李家那个少年叫过来,我待会儿需要他的协助。”

“您是说李晋小公子?”周明微微一愣。

昨夜在泰裕拍卖场夜谈之后,李晋便受邀来到周府暂住,此时人应该在客房休息。周明不知为何李大师要指名道姓让李晋前来,不过现下却来不及细想,连忙让那老嬷嬷去将人请来。

而此时的小青,发现缠绕和撕咬竟然都奈何不得眼前这人,便变换了攻击方式。她松开了缠绕在李大师手臂和胸口处的身躯,嘴巴却要死不放,长长的蛇身在床沿猛地一借力,便冲着李大师撞了过去!

一阵巨力袭来,李大师直接被撞飞,砸倒了两道窗户,直接被撞到了屋外。

周明大惊,连忙追出去一看,见李大师除了身上的斗篷有几处刮破的地方,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之外,却很快又站了起来,似乎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李晋心中不禁苦笑,他还是小看了碧森蚺的力气。早知道如此,哥就等小葫芦到来,魂宠附体之后再来对付这条蛇了。

不过小青可不会管李晋怎么想,疯狂地在院子里撞击着李大师,想要使其掐在自己逆鳞处的手松开。

可李大师的手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被小青摔了个七荤八素还是死不松手。一时间,小院内的墙上,地面上到处都是李大师的身躯撞出来的浅坑,还有几棵小树也被撞断了。

周明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倒不是吃惊于小青的力气,而是这李大师被小青这样摔来摔去,似乎却没受到什么伤害?

想到这里,周明更加确定这位神秘的李大师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虽然对方不是御宠师,但想来也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见周明站在一旁发呆,李大师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声苦笑道:“家主您倒是过来帮下忙啊!”

“啊?哦!”周明这才反应过来,站在旁边看戏确实有些不地道,人家可是在为自己的事出力。于是他连忙上前,身上一阵红芒闪过,双手发力摁住李大师的双肩,总算是帮助他稳住了身形,不用再被撞得满天飞了。

“大师,小青她不会受伤吧?”见李大师依旧死死地掐住小青,周明有些担心地问道。

以前他们也不是没有过直接重伤小青的想法,不过却被肖莲严辞否决了。周明知道她心中有愧,哪怕是自己吃苦受难,说什么也不会再伤害小青,思虑再三之下便也只得作罢。

“不会。老夫只是想让她发泄完精力,才能安稳地休息一会儿。”李大师解释道。

周明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而是配合着李大师施为。

过了一会儿,小青的力气渐渐小了下来。周明也能感觉到小青撞向李大师的力气在逐渐减小,忍不住又问道:“她不会被掐死吧?”

李晋在心中暗自翻了几个白眼,不过还是控制着李大师摇了摇头:“这可是成年碧森蚺,岂会被老夫给掐死。”

周明闻言也是一阵尴尬,这却是他关心则乱了。

终于,小青力气耗尽,在李大师的手中一动不动了。可周明却见李大师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想开口问问,却见小青又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小青的挣扎却是毫无章法地乱蹦一气,并未给李大师和周明带来什么麻烦。待得小青再一次不动了,李大师这才松开了掐在小青逆鳞上的那只手。

“呼――可是累死老夫了。”李大师这才掸去了身上的灰尘树叶,将陷入昏迷不再动弹的小青交给周明抱着,自己径自走进了一间书房,拿起纸笔写了些什么。

周明将小青放回了肖莲身边,这才走向了书房。而李大师刚好写完了什么,拿起那页纸来将墨迹吹干,交给了周明:“还请家主将上面所列之物备齐,老夫需要这些东西来治好碧森蚺。”

周明眼睛一亮:“大师果真有办法治好小青?真是谢天谢地!”

他随即看向那页清单,眉头却是微皱:“这……大师,其他的材料我这里都有,可这冰心七叶莲是何物?”

李大师也是一愣:“就是一种始终只有七片桃形叶子的植物,开出的花是白色的,形似莲花,花蕊带有淡淡的蓝色。怎么,家主没见过此物?”

周明闻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但其面色却不见好转,反而是更加为难:“您说的是桃叶花吧?那东西丹锦城里就有,不过只有一株,却是毒医死不管的宝贝,外人想看上一眼他都不许。”

“毒医?死不管?”李大师讶然道,“还有医生叫这名儿?真有个性。”

难道您老人家自称李大师,不比他更有个性?周明苦笑道:“没人知道死不管真名叫什么,只是因为他性格怪癖,见到自己认为无法医治的病人时,就会甩袖不管。而他治病的方法也很特别,讲究以毒攻毒,所以便被人称作毒医死不管了。”

李大师闻言沉吟片刻,随即说道:“那先把其他东西备齐吧,冰心七叶莲之事容后再说。”

“老爷,李小公子到了。”这时,那老嬷嬷带着李晋回来了。

北京首大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京都医院咨询电话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邯郸治牛皮癣费用
汕头人流费用那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