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道巅峰 第六百七十八章 惊骇的段天雷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6:49

符道巅峰 第六百七十八章 惊骇的段天雷

空间通道设立在绝命海南岸一座开辟出來的广场上,与西部神域双塔城相连,方便了來往的同时,也可以促进百蛮之地的发展。

这条通道意义非凡,当得知空间通道要出现在这里时,最高兴的是驻守在逐鹿城的段天雷。

段天雷几乎每天都來这空间通道附近翘首以盼。

而负责把手此地的那位石家族人,这段时间也与他相熟,彼此间谈笑风生,倒也沒有了以前的拘束。

此刻,那段天雷正和那位石家族人赌的不亦乐乎,而赌具则是一把黑石沙子,谁能猜到沙子数量,便算胜出。

这对于嗜赌如命的段天雷來说,却差点要了老命,瞪着一双牛眼不断用擀面杖似的手指扒拉着掌心黑沙,脑门满是冷汗。

如果是玩儿色子骨牌等赌具,在逐鹿城方圆数百里内,他段天雷认了第二,就沒人敢坐第一。

但是这猜沙子却从未有过,就算放宽了规则,现在的他依旧冷汗刷刷之流

符道巅峰  第六百七十八章 惊骇的段天雷

望着那插在面前,只剩下半寸高的焚香,段天雷不由得嘴角抽搐着骂道:“娘咧,老段难道要栽了,”

而坐在他对面的石家族人,则是一名丰神俊朗,十六七岁的少年,眉宇间带着一丝得意:“猜不出來就认输,不就是请我喝一个月的酒嘛。”

“说的轻巧,你那嘴刁的很,寻常酒水岂能满足。”

听到此言,段天雷不由的愤然抬头。

不料在他抬头的一刻,掌心沙子却是有着一股倾泻而下,混入那黑纱地面之中。

这般变故,也让段天雷明白,自己今天是必输无疑。

但他多年混迹赌场,也有着自己的狡猾,索性一把将那沙子扔在了地上,不忿道:“有本事你來数清楚它。”

对面的少年刚要开口,空间通道突然发出阵阵轰鸣,紧接着,在那八根石柱撑起的白石圆环中,出现了一条漆黑通道。

空间通道的突然开启,也让那位石家少年脸色一怔,见通道已经完工,便丢下段天雷打算上前迎接即将过來的第一批人。

可段天雷却是不服输了赌斗,一把将他拽着,急道:“别走别走,你先数清再说,不然就算你使诈。”

心知这过來检验空间通道的第一批人,必定实力非凡,哪敢怠慢。石家少年眼见他这个时候还不忘了赌斗,不由得脸色微沉。

正当他想要推开段天雷前去迎接时,那漆黑的空间通道一闪,有着两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平台之上。

当少年看见这两道身影之后,目光便是微微一亮。

因为其中的那名紫裙女子,有着倾国倾城般的容貌,即便是看上一眼,都让他心血沸腾。

但是当其目光触及到另一个人的时候,却急忙单膝跪地,满脸恭敬的道:“雨晨见过少族长,”

“雨晨,怎么是你,”

暮然抬头,望着那单膝跪地的少年,刚刚从空间通道出來的石飞羽,不由得露出一丝惊讶。

在过來之前,他就已经料到这边必然也有石家之人把守,只是未曾料到这守护之人,竟然是石雨晨。

当初重返家族时,石飞羽在魂极塔内面对重重阻挠,唯有雨晨雨竹姐弟二人对他念及旧情。

后來石飞羽急着追杀石天宇,便将他们留在了下层空间,至此之后便再未见过,沒曾想今天在此相遇。

上前笑着将雨晨搀扶而起,石飞羽随口问道,目光却是转向段天雷:“段大哥,好久不见。”

“你……少族长……你就是雨晨兄弟经常说起的那个变态家伙,”

岂料段天雷却沒有反应过來,瞪着一双牛眼失口惊呼。

这声惊呼也将石雨晨吓了一跳,石飞羽的修为有多么强横,他可是在那双塔下的一战亲眼见过。

即便是双塔城年轻一辈中最强的殷江,最后都是败给了石飞羽,要知道那殷江当时可是一名半只脚踏入空玄境的强者。

石飞羽自双塔下的一战成名,石家年轻一辈的族人私底下也就很少称呼他的名字,更多的是在叫他变态少族长。

石雨晨也是跟着大家这么称呼,只是他万万沒有料到段天雷这个直性子,居然当着石飞羽的面喊了出來。

如果石飞羽要因此动怒,石雨晨相信就算十个自己加起來,也一定会被打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就在他为此暗中心惊肉跳时,站在石飞羽身旁的紫裙女子却是抿嘴轻笑道:“飞羽哥哥,沒想到你在他们心里是这样的。”

对于梦雨的调笑,石飞羽也是唯有摇头,随之打量着段天雷,叹道:“半年多未见,你还是一点都沒变。”

“老段这辈子变不了,就一点爱好,嗜赌。”

面对着他,段天雷沒有任何拘束,不等话音落下,目光就以转向梦雨,随之咧嘴笑道:“弟媳妇好久不见,”

这句弟媳妇顿时让梦雨满脸羞红,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却也沒有否认。

而石雨晨听到之后,则急忙躬身行礼:“见过少夫人。”

“沒事的,不用客气,不用……”

对段天雷的打趣,梦雨可以一笑置之,但石雨晨的身份毕竟有所不同,她又怎敢不应。

不过在答应的同时,梦雨玉手却是悄悄在石飞羽胳膊上掐了一把,随之嗔道:“你不是要回九宫山么,”

这番话给人一种她急于逃走的感觉,石飞羽微微一笑,向着段天雷拱了拱手,道:“我……”

沒等他开口,段天雷却是上前抓着他的手腕,迈开大步便向那不算出的逐鹿城走去:“不行不行,老段好不容易见到你,又怎能让你小子轻易溜走,先陪我去城里小住几天再说。”

无奈,石飞羽只好让他生拉硬拽,向着那逐鹿城走去。

梦雨见此,也拿他们沒有办法,冲着石雨晨轻轻颔首,随之追了上來。

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石雨晨心中却是有些感叹。

幼年时他曾和石飞羽走在同一起跑线上,后來石飞羽被大长老石天武废去修为,又失踪了将近五年。

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早已超过了这位被人瞧不起的少族长,谁能想到在失踪五年后他强势回归,将大长老石天武,三长老石逊等势力一举铲除。更将那让他畏之如虎的殷江都是打败而去。

当时石雨晨就以明白,自己与石飞羽的差距,已经大到无可弥补。

但他还是沒有料到,此次回來,自己竟然依旧无法看透石飞羽的修为。

方才虽然沒有刻意去针对谁,不过从石飞羽身上散发出來的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让刚刚踏入分神境中期的石雨晨,都是感到一阵压迫。

顺着黑石沙滩缓步前行,偏头望着那波涛汹涌的绝命海,以及对岸隐隐可见的龙魂山脉,石飞羽心头也多少有些感叹。

这次回來,只是途径双塔城,顺便让梦雨见见自己族人,随后石飞羽就得赶往那险恶之地三千魔域。

想要到达三千魔域,就得很跨百蛮之地,时间不算紧迫,石飞羽索性回九宫山,看看自己师父公孙阳。

而面对段天雷的热情,他也不能拒绝。

不久,三人便是进入了矗立在绝命海岸的逐鹿城。

等來到城主府,段天雷尚未进门,就已经扯开嗓子吼道:“陆河,快出來,看看谁回來了。”

“沒规矩的段家小子,老夫让你……”

吼声刚刚落下,一道虚幻的身影便突兀出现在半空之中,旋即抬起手掌作势预打。

不料当他看到跟在段天雷身边的两个人后,双目却是猛然圆睁。

“陆河前辈近來可好,”

望着那愣在半空的陆河,石飞羽不由得笑了笑。

“好,好的很,就是差点被段家那小子气死。”

听到询问,陆河才反应过來,随之飘然而落,目光打量着石飞羽,满脸惊讶的道:“石家小子,你这气息……难道是分神境中期,”

“侥幸突破而已,”

陆河的实力只在分神境初期,自然无法看透石飞羽的修为,但他也沒有说破,只是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即便如此,陆河都是脸色微变。

要知道上次在绝命海联手铲除万古之妖,分别也就不到十个月。石飞羽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分神境初期,一跃成为那分神境中期。

如此修炼速度,连陆河都是从未有所耳闻。

段天雷听到之后,心中更是倒吸了口凉气,不知如何开口。

分神境初期的陆河,就已经让他心生向往,无法逾越。

然而石飞羽的修为,竟然比陆河还要高出一截,这让曾经并肩作战的他,都是无法相信。

心中带着一丝震惊,段天雷将目光转向了梦雨,发现这个少女身上始终有着一层朦胧紫光,令人无法看透气息,不由得咧嘴笑道:“你不会也是分神境吧,”

如果真是这样,段天雷相信自己绝对无法接受。

“不是,”

梦雨不善说谎,见他询问,便摇了摇头。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段天雷也沒放在心上,而是开始吩咐仆人准备晚宴。

岂料站在一旁的陆河,却猛然神色震惊的盯着梦雨:“不对,这丫头好像是……是空玄境,”

突闻此言,段天雷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随之回头望着轻笑不语的少女,满脸惊骇:“空……空玄境……”

...

石家庄治疗早泄医院
河北好的男科医院
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河北男科
河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