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一百七十七章 陈保姆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6:40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一百七十七章 陈保姆

四五颗红品的魔丹被丁盛夏一口吞了下去,丁盛夏的身体顷刻之间就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看着就好像一个狰狞恐怖的圆球。他那件原本华美的锦衣被撑破,衣服一条一条的挂在臃肿的身上。

“安争,我后悔了!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把你生擒回去让你看着你的亲人朋友一个个死去,我现在就让你死!”

变得臃肿之后的丁盛夏,说话的声音都变得特别难听。就好像最凄厉的风吹过隔壁,扫在残破石头上的声音一样。又如同已经破了洞的铜锣敲响,声音让人的牙齿都一阵阵的发酸。

丁盛夏将手里的黑色长枪猛的往下一戳,地瞬间就塌陷下去,好像有无数的恶鬼从坍塌下去的洞口里钻出来。

“借魔之力!”

丁盛夏怒吼了一声,一个个黑乎乎的影子真的从那破洞里钻出来。挣扎着离开了某种束缚似的,一只一只的手抓向安争的脚踝。

“魑魅魍魉。”

安争冷哼了一声,然后脚往下一踩:“我以光明正大剩你!”

随着他的脚往下一踩,地面轰然一阵。半边城墙全都坍塌了下去,那些爬出来的鬼影似的东西都被压在了下面,大块大块的石头滚落,而安争和丁盛夏却漂浮在半空没有坠落下去。

“你的心已经彻底被你邪恶的欲望占据,留着你将来必成大祸!”

安争一招手,青铜铃铛旋转着飞向丁盛夏,青铜铃铛上发出当的一声响。

“还是老一套,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丁盛夏咆哮一声,一张嘴嗷的叫了一声。一道巨大的音波从他嘴里喷射出去,和青铜铃铛发出的音波碰撞在一起,天空之中顿时席卷起来一阵狂风。连高处的云似乎都被吹走了,飞沙走石。

“我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丁盛夏哈哈大笑:“须弥之境可御气,囚欲之境可化形!”

丁盛夏往前一扑:“看你还怎么赢我。”

安争手往前一指,四片圣鱼之鳞如同绞肉机一样压了过去。

“化金刚不坏!”

丁盛夏吼了一声,四片圣鱼之鳞形成的风扇重重的轰击在他身上,可是他的肉身却好像真的变成了金刚不坏一样,将圣鱼之鳞崩开。

“化风!”

丁盛夏往前一扑,一条胳膊居然离开了他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黑风。

安争一拳轰出去,那胳膊随即散开。安争的拳风扫荡而过,可是一点儿也没能把那条断开来的胳膊怎么样。丁盛夏的那条胳膊避开了拳风之后再次组合起来,然后绕到了安争的后面开始攻击。

丁盛夏用另外一条胳膊抓着黑枪进攻,而在安争的背后,那条胳膊手里抓着一柄精光四射的长刀一刀一刀的斩落。

四片圣鱼之鳞飞回来前后挡住,但安争的身体被砸的不住的下沉。

青铜铃铛飞过去攻击丁盛夏,黑枪从丁盛夏手里腾空而起,在半空之中和青铜铃铛战在一起。这两件魔器好像有什么不能解脱的过节仇恨似的,见了面就开始拼命。两件魔器在半空之中不断的碰撞,闪电一样移动。

丁盛夏的独臂一拳一拳的砸过来:“我的实力,现在已经足以把你碾压。”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没有选择继续开门。他不知道此时远处暗中是否有人潜伏着观察着,一旦自己的真实实力被发现的话,那么以后做事就会有诸多顾忌。

就在他一犹豫的时候,丁盛夏的拳头将一片圣鱼之鳞崩开后砸在了安争的身体上。

此时的丁盛夏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囚欲之境的力量,这股力量远远的超过安争。圣鱼之鳞被巨大的力量震开,补防不及,安争挨了一拳。

这一拳的力度是恐怖的,哪怕就是囚欲之境初期的修行者,一拳的力量也足以将一道厚重的城墙砸穿。

幸好,安争还有血培珠手串。

血培珠手串为安争将一部分伤害带走,而血培珠手串之中蕴含的药物力量又及时的补充过来为安争修复身体。

所以即便这一拳是直接打在安争的胸口上,安争也只是重伤而没有死。

“该结束了。”

安争抹去嘴角的血,血培珠手串里一颗金光灿灿的丹药飞了出来。这颗丹药正是安争从李昌禄那得到的那颗金品暂仙丹,这种级别的丹药已经算是至宝了。安争一张嘴把暂仙丹吞了进去,瞬间他的身体外面就浮现出来一阵阵的金光。

暂仙丹,金品丹药,有着绝强的药力,可以再瞬间把修行者的实力提升一个大的层次。

“你的囚欲之境是假的,充其量只是有一只脚踏入了囚欲之境罢了。”

安争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这才是囚欲之境的力量。”

这是一颗品级不那么好的暂仙丹,可以安争的实力直接提升到囚欲之境,但只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一开始曲流兮本打算为安争将暂仙丹的品级提升一下再用,但现在已经是用到这颗暂仙丹最好的时机了。

安争的身上金光越来越璀璨,看起来他就好像是一个从天空降落下来的天神。

“伪劣的力量。”

安争随便一挥手,丁盛夏的身子就好像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直接撞了一下,突然被扇飞了出去。丁盛夏翻滚着笔直的飞行,将远处石头城残破不全的城楼撞出来一个大洞,然后又翻滚着往下冲,在百米之外的大地上直接砸出来一个大坑。

尘烟一下子激荡起来,飞起来很高。

丁盛夏艰难的从深坑里爬出来,眼神里已经都是惧意。他怎么也想不到,安争居然有那样级别的丹药。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暂仙丹,就算是以丁家的实力也未必能轻易找到的金品丹药。

一颗暂仙丹,足以在江湖上引起血雨腥风了。可是安争就好像随随便便拿起了一颗糖果似的就给吃了,丝毫也不在意。

相比之下,他的那些魔丹简直不入流!

安争缓缓的从半空之中降落下来:“你要化形?”

安争一伸手,之前丁盛夏从身体上分离出去的那条胳膊就被无形的大手抓住。

“你这化形,只是徒具其表罢了。现在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囚欲之境化形之力。”

安争的手一握,半空之中那条黑色的手臂就好像被抓住的蟒蛇一样扭曲起来。一会儿幻化成胳膊,一会儿幻化成黑气,一会儿幻化成真的巨蟒,可不管怎么幻化怎么挣扎,都被那只看不到的大手牢牢的抓住。

“灭!”

安争轻轻说了一个字。

砰地一声!

那条手臂就在天空之中爆开,先是无数条好像冤魂一样的黑气往四周激荡,紧跟着那黑气就恢复了本来的模样。一片一片的碎肉和血雨从天空洒落下来,碎的不能再碎了。

“啊!”

丁盛夏疼的哀嚎了一声,脸都扭曲了。

安争往前走,一步一步走过去,仿佛一步一步都踩着丁盛夏的自尊心:“我说过,不管你比什么你都不行。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你这样的人,以为自己足够凶足够恶就会得到想得到的一切。但是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真正的力量不是凶恶的力量,而是管控和镇压凶恶的力量。”

半空之中响起一声巨响,残破不全的黑枪从天空上坠落下来,噗的一声戳在丁盛夏的脚边。而战胜了的青铜铃铛也飞了回来,漂浮在安争身边。重新聚拢的四片圣鱼之鳞缓缓旋转,如同盛开的花瓣在安争身边绽放。

“真正的力量永远也不是凶恶的力量,而是将凶恶碾碎镇压的力量。”

安争道:“对付你们这样的人,从来都不需要靠什么仁爱去感化,也不需要靠什么善念去影响。靠的就是比你的凶恶更凶恶的力量,以大凶来惩凶!”

“给我破!”

安争一声轻叱,丁盛夏的身子就爆开了。

原本臃肿的身躯破开了一个大洞,一股一股的黑气从大洞里往外宣泄出来。随着黑气宣泄出来的越来越多,丁盛夏的身躯也恢复了原来的大小。

他的肩膀上伤口触目惊心,血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破了你的功法,再破了你的心境。”

安争伸手往下一压,一股浩然的力量压在了丁盛夏的身上。丁盛夏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弯曲了下去,膝盖处咔嚓响了一声,腿骨折断,他的双腿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地面都被跪出来一个坑。

安争抬起手,那条残破的黑枪被他抓了回来,他将黑枪举起来:“你问我怎么处理今天的事,我现在告诉你,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向你这样的人屈服就是最好的办法。”

他抓着黑枪猛的往下一刺!

眼看着黑枪就要刺入丁盛夏咽喉的一瞬间,忽然从丁盛夏的衣服里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飞了出来。小册子自己打开,书页哗啦哗啦的翻动着。紧跟着一个黑色的光团从书册里爆发出来,然后一只手从黑光之中伸出来,一把将丁盛夏抓了进去。

安争的黑枪刺了一个空,再看时已经没有了丁盛夏的影子。

安争往四周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丁盛夏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在方固城里已经炸开了锅。

各方势力都密切的注意着天启宗那边的事,这已经不仅仅是丁家和天启宗之间的矛盾,甚至有可能吧天极宫和锦绣宫之间的矛盾提前引发出来。一旦这个毛蛋爆发,方固城里必然血流成河。

一辆马车速度飞快的在大街上行驶,马车完全不避开大街上的人,朝着锦绣宫的方向迅速的赶过去。赶车的车夫额头上都是汗水,而马车里的人还在不断的咒骂着。

丁误恨,恨安争的不识时务。他的长子丁泰春虽然愚蠢,可毕竟是他的儿子。安争杀了他的儿子,他就必须杀了和安争有关的一切人等才能发泄出这口怨气。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中一把黑色的油纸伞飘飘荡荡的落下来,恰好落在马车上面。

然后马车就碎了。

不仅仅是马车,还有拉车的马,赶车的人。当然,也包括马车里的丁误。

黑色的油纸伞好像一个黑洞,把车和人全都绞碎成了粉末。

二里之外,陈少白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还得我来给你做保姆......真是麻烦。”

阿荣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利川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治疗防城港哪家医院好
江苏治疗盆腔炎费用
治疗白癜风医院岳阳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