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二十七章 先知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3:55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二十七章 先知

“何夕,准备好了么?那就——开始吧!”

李仪面露微笑,嘴角扬起一缕凛然,手掌扶摇变化,一枚枚秘符如群龙翻腾,化为大衍天轮。

“咦?”何夕惊呼了一声。

刹那间,秘符轮转,光带回旋,圣咏缥缈荡漾,一缕缕因果之意浮动,环绕于何夕的四周,浮沉不定。

嗡!

道道幽芒映照,层层闪烁折射,宛若无数镜面,映出何夕的身形,无数讯息浮现。

“何夕,别乱动,坐稳即可

。”

李仪叮嘱一句,神情泰然,耐心等待着大衍天轮的推演剖析。

事实上,若有天机在此,恐怕几息之内,就能将何夕解析完毕。

不过,任何技艺,都是用则进,不用则废,在道化武装上,李仪并不想假借外物。

天机的真正作用,其一,是为学员打造修行之路;其二,则是李仪没时间琢磨的意境,交由它去推演解析,再反馈给他。

譬如,他在莽泱位面获得的扭曲之木,其意韵深幽,艰涩难懂。若是靠李仪自己感悟,恐怕旷日持久,也难有太多成效。而有了这道天机,一月之内,就能解析透彻。

对李仪而言,这就是一个替他思考的大脑,相当于第二意识。

思索间,光辉氤氲,浅鸣回荡,大衍天轮已然剖析完毕。

“哦?”李仪眼神微动,有些发怔。

何夕半坐半卧,神情慵懒,身上的气血和生机,却是浩瀚磅礴,不下于一头猛犸巨象!

她皮肤雪白,看似吹弹可破,血肉中竟蛰居着一缕缕潋滟天雷,色泽苍白,浓郁凝实,宛若一弯弯结冻冰河。

而她的骨骼深处,则有一枚枚雷霆符箓错落排布,纹路炽盛,搏动暴虐,流散着天雷真意,飙发电举,潮鸣电掣!

“——拈因知果!”

李仪心中暗赞,几个魔法手印轮转,手掌前伸,暴喝一声。

嗡!

大衍天轮回转,秘符乍合乍分,圣咏荡漾沉浮,如同天地初开,神机玄秘。

“哦?”

何夕惊呼一声,身上幽光卷荡,一道道浮光飞掠,化作深幽投影,悬立于空。

三道投影悬空,动作不一,形意气机流转,身上规则之意也是各具风格,截然不同。

“才……三道?”何夕视线扫过,嘴巴瘪了起来。

“何夕,怎么了?”李仪皱眉,纳闷问道。

“哥哥,你是偷懒了吧……”何夕嘟着小嘴,表情不满,“我可听说,卫紫怡姐姐的身上,落出十八道投影!莫非,你喜欢她,不喜欢我了?”

“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李仪闻言,不由哭笑不得,“每个人的体质、禀赋、功法等各有不同,拈因知果的结果,自然也会不一样……”

“真的么?”何夕面有怀疑,还是不太买账。

李仪摇头苦笑。

他倒是知道原因。

眼前这小小姑娘,和任何一人,都是截然不同。

她的雷泽之体,为至刚至强的体魄,一旦肉身成圣,可摘星拿月,屠神灭魔!

何夕的道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一以贯之罢了。

文雅点说,她的道路,为“以力证道”,换做容易理解的说法,那就是“简单粗暴”!

何夕的修行目标,其实老早就已确定,——无漏真身。

无漏真身,为世间第一体魄,之所以号称无漏,原因很简单,此身壁垒森严,滴水不漏,没有任何缺陷。

仅在眼下,其实就已经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她那看似纤瘦的身体,力量磅礴能生撕比蒙,敏锐灵动如星驰电走,生机旺盛可白骨生肉,又有雷兆的“心电感应”,可谓无隙可乘。

任何同级的对手,纵使有千般手段,万种神通,她都可以力破巧,一路平推之!

所以,适合她的套装,也大多简约暴力。

“何夕,选一个吧?”李仪满脸笑容,指了指上方,“这套套装,名为……”

“哥,不必说了!”何夕却打断了他,毫不犹豫地指向右侧,“我决定了,就这个!”

“嗯?你决定好了?我可还没介绍……”李仪闻言,不由一愣。

“就它了!”何夕却很坚定,毫不动摇。

李仪面露疑惑,循着她的手指望去,顿时一脸吃惊,失声道:“套装——先知?”

“哥,有什么问题么?”何夕眉梢轻扬,神色好奇。

“没问题……”李仪迟疑半晌,不禁问道,“你是如何选择的?”

在他看来,何夕最可能选择的,是气势最盛,如天神下凡的套装——窒息。

李仪则完全想象不到,她所看上的,会是最不起眼的“先知”。

而事实上,李仪最为推崇的,也正是这一具先知。

“厉害啊……”

他忽然发觉,自己小觑了这几名天驱,卫紫怡和何夕两人,都做出了最优的决策。

“为什么?”何夕倒被问住了,揉了揉脑袋,脆声道,“——直觉!”

“直觉?”李仪闻言,眼睛瞪大,眼神一凛。

他可清楚,这绝不是运气。

直觉,也是一种能力,而且是极为珍稀,可遇而不可求的强大能力!

赵天极就曾说过,观星一脉的最强之处,就是趋吉避凶的星象直觉。

李仪甚至有种感觉,何夕的直觉,怕是不逊自己的因果掐指!

“雷泽之体的能力么?”他心中暗忖,“当真厉害……”

“哥,赶紧开始吧!”何夕悬悬而望,一脸急不可耐,“是从圣裁碧鳞开始?”

“真聪明!”李仪面露微笑,夸赞一句,“这具圣裁碧鳞,的确是要改一改了……”

“武装升阶?”何夕眼睛一亮,满脸期待。

“不是!”李仪却摇了摇头,“并非是升阶,而是修改。”

“修改?”何夕听不懂武装术语,疑惑问道,“什么意思?”

“这具圣裁碧鳞,并不会直接升阶,而是会转化为一具其他属性的武装。”李仪笑了笑,耐心地解释道,“如今,圣裁碧鳞和无量雷渊的特性有些重叠,没有升阶的必要。”

他是有所考虑的。

这具圣裁碧鳞,最初是为抵御天雷所制,其特性——吞天,可吞噬天雷,融入己身。

而无量雷渊的两大特性,一为无量,可化身深渊,吞噬天地元素,自成一方雷霆之域;其二,则为痛饮,可吸收敌方攻击,收归己用。

两种特性叠加,实则已经涵盖了圣裁碧鳞的特性。

这具圣裁碧鳞,如今已是鸡肋,食之无味。

“可惜……”何夕面有犹豫。

她抬起右掌,掌中一头雪白巨蟒盘蜷,似乎有所感应,举首望天,哀鸣不止。

这头如玉白蟒,正是圣裁碧鳞的魔法灵魂。

“哦?”李仪眼神微亮。

一些时日不见,这头雪白巨蟒的头顶有凸起浮现,隐约有化龙之相!

“何夕,放心!”李仪明白她的担忧,淡淡一笑,“修改的意思,是圣裁碧鳞的魔法灵魂,依旧能够保留的。当然了,其灵魂会随之蜕变,化作更强的形态!”

“我觉得……现在就不错!”何夕依旧犹豫,嘴硬说道。

“不必担心,灵魂的蜕变,是绝不会伤到魔法灵魂的……”李仪耐心劝解,念头一闪,又说道,“还有,这具新的武装,可令你有战胜我的机会!”

“什么?能够战胜哥哥你?”何夕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哥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李仪点点头,又在心中补充了一句,如果运气好的话……

哦,准确点说,是运气特别好的话。

他想了想,心中再次补充一句。

“战胜?”何夕瞪大眼睛,瞳中异彩涟涟。

以李仪如今的实力,何夕若要想战胜他,这就意味着,她能够爆发出接近天位级别的战力!

即使只是偶尔为之,那也相当恐怖了!

许久之后,何夕终于散去杂念,点头答应。

“伸出你的右臂。”李仪命令道。

“是!”何夕点头,规规矩矩地伸出右手。

“放轻松点,现在,就要开始了!”

话音未落,李仪一笔落下,如龙蛇起陆。

他神情凝重,笔锋倏忽进退,无数道魔法弧线流散,奔涌不绝。

唰!唰!唰!

李仪的笔锋所过,犹如墨水浸透白纸,旧的魔法线条消散,又被新的弧线所取代,速度极快,且润物无声。

嚎!

倏忽间,白蟒仰天长嚎,浑身鳞甲簌簌落下,犹如蜕皮化龙,身躯翻腾,演变无方。

“哦?怎么会这么快?”何夕目瞪口呆。

李仪淡淡一笑,神情愈发专注。

他下笔如飞,笔锋飘忽不定,无数弧线弥散绽放,如同花瓣绽放,意韵绵长。

“这是什么?”何夕看得眼花,一头雾水。

她走的是力量之道,崇尚一力降十会,对意境领悟,可谓是两眼一抹黑。

那一缕缕魔法弧线,跌宕起伏,捉摸不定,幽幽浮动着一抹规则深意,无迹可寻。

“命运?”

何夕身躯一颤,这并非她所感悟,而是透过雷兆,在李仪的意识中捕捉而出。

这丝丝缕缕的弧线之中,透着命运之意,时而纷繁跌宕,时而峰回路转,时而旋生旋灭,时而殊途同归。

此中真意,着实高深莫测!

“一具关乎命运的道化武装?这可是闻所未闻!”何夕眨了眨眼,倒是愈发不解了,“究竟,是一具怎样的武装?”

贺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青岛治疗白斑病费用
玉溪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贺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青岛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