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兄弟俩互相推诿无人赡养九旬老母1

发布时间:2019-10-13 05:07:11

  兄弟俩互相推诿无人赡养九旬老母

  年近九旬的霍老太胃有病,腰也伤过。曹景荣 摄

  年近九旬的霍老太胃有病,腰也伤过。曹景荣 摄

  大儿子太穷有心无力 小儿子称已赡养父亲 况且有协议母亲由哥哥养

  本报讯(林静 实习生 林彦)兄弟俩住在同一个村,两家相隔仅几百米。因为在赡养年近九旬的老母亲的问题上产生分歧,他们不仅几十年没有来往,甚至成了见面就吵架的冤家。

  兄弟俩经济条件差距大

  兄弟俩哥哥名叫何成好,今年71岁,弟弟名叫何荫泉,今年61岁,他们的母亲名叫霍水兰,年近九旬,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他们都住在萝岗区九龙镇新田村。

  昨天,来到萝岗区九龙镇新田村,兄弟俩的家只隔几百米远,经济条件相去甚远。

  何成好住在被村里人笑称为“古时候”的房子里,房子是用石块和泥巴砌成的,看上去年代久远。厨房的屋顶到处都是洞,卧室只有一张床,没有电器和家具。

  弟弟何荫泉的家是一栋内设两层的楼房,来到他家时,他正在和孙女一起看电视,他的家里电冰箱、饮水机、沙发等家具、电器比较齐全,看起来生活比较富足。

  说法:母亲究竟该由谁来养?

  律师肖胜方说,弟弟说已经尽了赡养父亲的,母亲应该由哥哥照顾,这是没有法律依据也是不合理的。

  至于他们签订的协议,从法律的角度上看,这份协议应该是有效力的,按照协议,哥哥分得母亲的荔枝树,就要由他来照顾母亲,可是这是在哥哥有照顾母亲的能力的前提下的。

  现在,哥哥家的经济条件已经十分不理想,可能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弟弟家经济条件较好有能力赡养母亲,即便是哥哥当年分得了母亲的荔枝树,在这样的情况下,弟弟仍然要承担赡养母亲的义务。

  哥哥:弟弟住几百米外 几十年没看过母亲

  兄弟俩的母亲霍水兰独居在约10平方米的小屋里,小屋离大儿子何成好家很近,平日里由何成好一家和女儿照顾。屋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旧椅子,床边就是一个堆在地上被熏得很黑的灶台。说起自己的小儿子,霍水兰痛哭流涕,她说小儿子和他们已经没有来往,甚至已有几十年没有见到他了。

  霍水兰掀开自己的衣服,肚子上有几个大大的包。何成好说,这是因为患有严重的胃病造成的。“我母亲十几年前患了胃穿孔,在医院做手术,何荫泉只给了1000元,并没有去医院看望照顾过母亲。母亲当时做手术大约花了 5万元,这些钱都是我和几个姐妹凑的。”

  何成好的儿子说,今年4月份,霍水兰的胃病复发了,他们把她送到了镇上的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其间何荫泉没有去看望过。霍水兰的病情刚刚稳定回到家后没过多久,不慎摔了一跤又进了医院,他们让亲戚劝何荫泉去医院看望母亲,他都没有去看望。

  何成好说,他今年已经71岁了,还患了糖尿病。他一个儿子残疾,没有劳动能力,一个儿子经济条件也不好,家里还有几个孩子要养。现在对于赡养母亲感觉力不从心,而弟弟一家对赡养老母亲的态度让他十分气愤。

  弟弟:已赡养父亲并送终 母亲理应哥哥管

  当找到何荫泉家说明来意之后,何荫泉忍不住激动地说:“我父亲是1976年去世的,那时候我才二十五六岁,可是,母亲、大哥和家里的其他姐妹都不理我的。实施分田到户的时候,家里四个姐妹的田都划给了大哥,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有力气,他们都只帮大哥的忙,帮他们家耕田、带小孩、盖房子,而我什么都要自己做。”

  何荫泉告诉,父亲从生病到去世的八年时间里,都是他一个人在照料,当时父亲治病到最后安葬欠下了很多钱,这些钱都是由他一家还了几年才还清的。“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女儿才几个月大,我和妻子忙着料理父亲的后事,可是,母亲、大哥和几个姐妹都没有帮我照顾过女儿。”

  何荫泉的儿子说:“我们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分家后奶奶、大伯和姑姑们从没有来家里看过我们,我们几兄妹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都是不理我们的。他们对我们这么冷淡,现在竟然要求我们帮他们。”

  何荫泉还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他告诉,这是1993年他和母亲、大哥签订的协议。看到,这份“协议”上写明:“母亲的荔枝园归谁,母亲病痛就由其负责,不得后悔。”这张纸上最下面还有霍水兰以及何成好和何荫泉两兄弟的签名。

  何荫泉说,大哥分到了母亲的荔枝树,按照协议就应该由他照顾母亲。当问何荫泉:“你现在的经济情况应该比你哥他们好很多,而且你哥还有糖尿病,你母亲动手术的花费又比较大。”他说:“当时我们都已经说好了的,我也已经负责照顾了父亲,现在母亲就应该由大哥他们去照顾。”

交通事故
绿色生活
雕刻切割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