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逆三国转 一五〇——筹码

发布时间:2019-09-12 17:23:59

逆三国转 一五〇——筹码

“请等一下,蕾拉。先让我把……”

“不用了,蜘蛛丝确切地在哪个位置我都看得见。你也太小瞧我了,梅杰。也只有这种代号15名开外的角色才会着了道。”

——蕾拉生气了,不……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她愤怒的样子

“蕾拉小姐,要下手的话留个情啊。你的那两个手下,可都不是我杀的。所以你对我的怨恨应该没那么……”

蕾拉狠狠地瞪着烈,可他仍然一副嬉皮笑脸,完全没有贪生怕死的恐惧感。

“去吧,这个世界不属于你……”

勍注视着蕾拉愤恨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全身开始像灼烧一样地痛。

——恩?难道说……

勍赶忙移开了朝向蕾拉的眼神,只听到烈开始痛苦地惨叫。

——刚那个小子,就这么不堪重用吗?至少也替我留一条后路吧,啊?

——恩,等一下?确实我记得刚曾经对我说过,如果自己遭遇了不测,就……

“银色……子弹……炸裂。”

烈吞吞吐吐地冒出了这么一些字眼,这让死死地盯着他的蕾拉突然感受到手臂上的一阵酸痛。

——记得这个位置是……当时那个人最后的子弹擦伤的……

蕾拉并没有对这点小伤引以为戒,可是这样的疼痛却突然加剧起来,搅得自己的注意力无法集中。

——嘿,还真赌对了。刚那个小子,好歹也留下了一点最后的遗产。那么,就让我看看这个被你美其名为银色子弹的东西,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估量的威力吧。

“啊?这是……”

勍看到蕾拉的身体,正浮现出毫无美感的石头质感。

“蕾拉,你这是……”

“呵呵,看来刚才那个人在最后还留了这么一手啊,我看再过不久,我的整个身体都会……”

说话间,蕾拉的半边脸也呈现出青灰色的礁石之状,让自己原先的美感大打折扣。

“哦哦,这就是刚那个小子的怨恨吗?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烈在那里一个劲地得意着,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咽喉已经沦为了别人随时可以掐断的东西。

“告诉我,解除这个诅咒的秘方是什么?”

蕾拉八成以上的身体,已经和石头无异。

“我不知道啊……哎呀,疼疼……”

烈的眼珠都像要爆炸一般,可是却依然面无惧色。

“快一点,我可不想和你在这里耗时间。”

“我真的不知道啊,这个癹本来就是别人的,我又怎么会知道破解之法呢?”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代替蕾拉完成她未尽的事业,现在就拧断你的脖子……”

“就算……赔上你弟弟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吗?梅杰?”

“你说什么?”

“黑暗的星刻,你应该听说过这样的东西吧?”

勍稍稍松了手,蕾拉距离变成石块仅剩下最后5%的人类身躯。

“只要说出每个星刻特有的暗号,那个被刻上印记的人就会马上失去心智。严重的话,就连性命都会丢。”

“哼,一派胡言。这种只有靠英灵手册才能完成的东西,岂是你这种非精英15的人做得到的?”

“是啊,这自然不是我做的,而是我的老大干的。对了,你一定不知道我老大是谁吧。等等……我也好像没有说过呢。”

“虽然我并没有时刻陪在我弟弟身旁,但是要接近他才能施加的黑暗的星刻以及牺牲英灵手册的代价,可不是任何一个精英15里的人愿意做出这般巨大的牺牲的。而且,他这么做,目的又何在?”

“看来你似乎完全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嘛。哈哈,未必未必,你连掐我的力气都减弱了不少,那好吧,让我把我老大的身份告诉你好了,那就是正在三国时代中以刘备的身份生存着的……”

“完全不可能,在那个时代出现的人物,全都是……”

“全都是什么,梅杰?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吗?如果你没有疑心,又怎么会特地跑到那里去找那个人的呢?”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没有明白。”

话虽这么说,勍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对方早已对真相了如指掌。

“人人都知道你对时光管理局每一个人的相貌和代号都熟记于心,由此一来,你通过这几年的观察,发现了一个不得不值得重视的问题。因为88名时光刑事,你始终数下来只有87名,那么这消失的一位刑事,究竟去了哪里呢?”

勍默不作声,对方的答案完全命中了标靶的中心。

“我不知道你通过什么方法知道了那个人位于三国时代,而且你意图通过曹操的庞大势力去寻找那个人的踪迹,只是你可能没有想到,那个人一直潜伏在曹操的军营中,而且无意和你相见。”

“什么?原来我一直想要寻找的人其实……”

“是,的确是非常讽刺,也许就连那个人都一直在躲避着和你相见吧。不过很不凑巧的是,你现在又被抓了回来,要想再和那个人见面,也许可能就连再见你弟弟最后一次的机会都……”

“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把这些恼人的蜘蛛丝先给我解了,然后放我过去完成我的任务。”

“不行啊,勍,敌人的话不能全信。”

弗莱德躲在夹层中急得连连自言自语,也就在他不顾旁人地喃喃自语之时,位于他正上方的烈诡异地朝着勍微笑着。

“可以,今天的话我就放过你。”

“开玩笑,这哪是由你选择放了我的,你弟弟的性命掌握在我的手里,还有,既然要放我过去的话……”

烈周围的蜘蛛丝,已被全数割断。然而他并没有慢慢悠悠地走到更深处去探查自己需要的信息,而是一个快到让人无法迅速反应的腾挪来到了勍的身后,一把将另一个“勍”挟持在手。

“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对于一个冒牌货有点兴趣而已,没想到他这么不堪一击,连一点应变都没有就这样被我轻松地得手了。那么,这位小兄弟,可否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啊,至少也露个真脸给我看看吧。”

“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那刚才他假扮成你的模样挡在我身前又是是何居心?啊?要不是他迷惑了我的视线,怎么可能被你从背后突袭呢?”

“我再说一遍,这件事情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我用你弟弟的生命来威胁你也就认了,你是想这么说对吧。”

“不要牵连其他无辜的人。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又能怎么了?”

一只手从地面伸出,一把绊住了烈,只见在他即将摔倒的一瞬间,勍利用空间压缩迅速移动到了烈的身旁,一把夺过了被他挟持的另一个“自己”。

“梅杰……大人,谢谢你。”

以这样的幸福感获救,化身为勍的爱博蒂斯依偎在真正的勍的怀中,不好意思地向他道谢着。

“哼哼,我就知道……”

烈看着从地面跳将而出的弗莱德,无奈地挠了挠头。

“我就知道和你在一起的帮手不止一个。”

“我说梅杰,他既然是敌人,就没有理由去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就让我来做他的对手……”

“不,弗莱德,你刚才应该也听到一些了,我弟弟的性命……”

“这就是恶徒的手段啊。将你的家人作为一种威胁的筹码,而实际上呢,这些玩意全都是他自己想象出来吓唬你的东西。”

“哦?想象出来用来吓唬你的东西,这位弗莱德兄弟,你的想象力看来比我更丰富嘛。难道你也不看看你面前这座石像,也只是用来吓吓小孩子的鄙陋之作吗?”

蕾拉的整个身体,已经全部变成了石块。

“什么?这个人是……”

“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你们这些人自称和梅杰很熟,实际上不是也只是和他才认识了不久呢?谁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利用他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呢?哈?”

“简直是一派胡言!!!”

粉红色的波动从烈的耳根旁擦过,在终止于墙面的一刹那迸发出了低沉的爆裂声。

“嚯,你动手了吗?所以说了嘛,你这个人真是毫无信义,我都没说什么你就对我大打出手,难不成你是真以为我抓住了你的什么把柄不成吗?”

“弗莱德,住手吧,我们没必要在这里和他浪费时间

,他有他自己的事情,和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各走各的路,不必妨碍彼此的行进路线。”

“不不不,梅杰,你可不必再劝你那所谓的同伴了,我改变主意了,因为你们从刚才开始就在不断地激怒我。”

烈的表情,呈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扭曲和恐怖。

“额,怎么了,大哥?”

曹操与袁绍的大战在即,刘备站在山坡上俯视着袁绍雄壮的千军万马,却不料这样的安谧被身后的张飞打断了。

“没什么三弟,这场战斗,你说会是旷日持久还是立马见分晓呢?”

“我可不管,只要能够救出二哥,其余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恩,那的确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刘备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雌雄双股剑,刚才安详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化作天上的繁星坠落吧,梅纳。

他在心中这样默念道。

一岁半宝宝流鼻血
治疗小儿便秘
得了心肌梗死
热淋清颗粒能治尿路感染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